忘记该忘记的

就像流星偶然经过,你我在各自的小城里终老

论一次“高空抛物”未遂



        择菜时发现一只大蚂蚁,连忙叫公子用纸捏了,从窗口扔下去。公子倒是捏了起来,打开窗户后想了一下:“妈,高空抛物不好。”晕,我又没让你扔砖头……


        活这么大越发活回去了,时不时被公子教训一通,近几年我总是处在这样一个莫名的位置。


        八月去西北旅游,穿行在遍野的油菜花海中,不由得心醉。想要走下栈道,零距离亲近亲近,奈何总有人看守,时时喝止忘情的游客。终于走到一处,四处一望,见无人看守,便忍不住。公子拽住了我,“我就是拍张照,保证不摘不踩不破坏。”继续拔脚走去。制止无果,公子在身后幽幽道:“你的道德是给别人看的吗?你知不知道‘慎独’?”……此言如霹雷闪电,我只得讪讪而回。


       公子是个极守规矩的,在公共场合,无论有无人监督,总能洁身自好。同时对我等阳奉阴违之流极其不屑。


       塔尔寺里,有些殿堂明文提醒禁止拍照,譬如辩经院。我开始也是能自觉遵守的,但当发现其他游客举着手机或单反对着围坐一圈的辩经喇嘛们无所畏惧地拍来录去的时候,我便也同流合污起来。最后被公子拽了出去,一通训诫。


       在我们这个小镇里,行人们赶时间,对于红绿灯总是视若无睹,长驱而过。反正路口车辆稀少,渐渐也就忘记了安全问题。一大波行人一起闯红灯,声势更为浩大,车辆都要让行的。每于此时,在众多闯灯人中,公子便成了一股清流。他驻足于路口,气定神闲,对我等的催促置若罔闻,对穿行的大众视若无物。直到绿灯亮起,这才稳步而过。


       我常常会觉得公子太过板正,不思变通。有车的时候,等灯也就罢了,没车的时候为何还要死等。然而,当看到张掖丹霞游客肆意破坏地貌觉得难以容忍之时,我突然察觉,公然蔑视规矩的行为,无所谓严重还是轻微。以五十步笑百步,我等没有这样的资格。


       我们这些大人,在学生时代大概也很懂规矩,然而走向社会,经过了打磨,见过了无数挖墙脚钻空子的世情后,就变得油滑起来。日子久了,得心应手,反倒觉得自己聪明睿智了,可以将规矩玩弄于股掌,践踏于脚下。然而最可怕的不是不自知,而是自知却不以为意。所以坚守信条的人,反倒成了异类。从这一点来看,人倒不如不成熟。


      庆幸我们的学校,我们的老师们,依然在坚持教育学生遵规守纪;庆幸那些听话、自觉的孩子,一直在坚守自己。庆幸那些睿智的父母,一面坚守,一面言传身教。


        圭臬不凡,效尤不俗。

我心里人满为患。你,可以走了

缄默




我和老陈不一样。


她有事了一个电话过来,七七八八倾诉过后,满血复活。


我不喜欢倾诉。喜欢把所有事情埋在心底,实在难受需要发泄一下,也许会诉诸文字,或者会去风景里走走。吹几朵蒲公英,听着音乐乱走,乱想。


年岁渐长,益发如此。


心里埋着好多秘密,没打算分享。


游来荡去,挺好。




网易博客即将随着一个时代成为过去。近五年都没怎么用过博客,可是它在,总是好的。


因为它要关停,上网查询的时候才了解到,原来我注册博客的时候已近式微了。但我没觉得啊,全心全意的沉浸在那里,度过了很多美好时光。


不得不老调重弹:


人总是在失去时才懂得珍惜。


但这珍惜的感觉也不能长久,


然后愧疚,留恋,遗忘,麻木……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不只,才是人生。


离开时一点一滴都不舍,丝丝缕缕都珍贵。


搬家?哪里搬得干净?


所以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全身而退,从来。




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所以遵从物竞天择自然淘汰。我的心也是这样遵从。


有一天我忘了你,也是没有办法,自然选择。


昨天看见郭老师的说说:


赵母嫁女,女临去,敕之曰:“慎勿为好!”


嗯,参破世情是多么难。


曾在诊室遇到一个僧人,任由其他病患插队到他前面,不争不抢,不怨不怒。于是,我当时便也枉顾秩序了。僧人的善没有激发旁人的善,反倒让旁人顺势恶了起来。如果他怒吼一声呢?


所以赵母之说,我受教了。




我愿意记得一些好,也难保忘不了那些不好。


不管快乐与否,这世界还要继续混。


我无话可说。


保持缄默。


……

岁月香气

香障

以后就在这里了。



但是这里以后会一直在吗?

一念成鱼

夜风吹过杨树林,飒然。
那个方向如同黑洞,吞噬了所有光线。蛙声从不知的所在间或传来,更添寂静。
下面的路,远处的房屋,暗沉沉寥无人迹,无鸟兽虫迹。天光却显出反常的明亮。
我想念那不封闭的阳台,那时我常常在这样的静夜里一人独望。
假若我是江湖独行的侠客,在这样的夜里,我会飞上高高的楼顶,倚着檐脊独酌。也许还会弄一管笛箫。也许就是静静独望。
夜色是甲衣,足以抵挡白日无法摆脱的一切。没有爱恨情仇的责难与追逼,没有情义的枷锁,没有心债可偿。
静静望,静静想。
若一念是鱼,熹微的天穹上早已浮满硕大的鱼群


我能给你的最好的爱,是陪伴

文/与花语


今天有风,我闻见槐花香味,这必须要出去走走。

探头向窗外一望,看见河边的槐树开满了,仿佛下了满头的雪。

有三棵并生的老槐树,我最喜欢。站在树下就像在巨大的锦帐里,香气将我整个笼罩起来。总会想到,如果我也有这样一个槐香馥郁的院子,该多好!小时候村边到处是槐树,这个时节总会摘好多槐花吃,细细的甜香。现在我只是闻了又闻,还是那么美好。


槐树,槐花,槐香。

据说槐香就是怀想。

我好想你,你可知道?


看到这蒲公英了吗?

我在草丛里发现了一簇。

摘下来吹几朵,真好玩。你知道,我最喜欢吹蒲公英了,当那些小伞一样的绒毛随风飞起的时候,我...

我的春天

我的春天,从一枝初绽的柳芽开始,在含苞的枝头孕育


春风催动花信,花信缭乱人心


连翘金黄,杏花粉白。在翩飞着纸鸢的碧空下,梨花开成一树雪。


丁香暗送芬芳,蔷薇悄然馥郁


路边妖娆桃花,园中浓梅淡李


 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悠游其中,怎不心旷神怡?


裁一段月光(原)

裁一段月光

文/与花语


暗蓝的夜空只有一弯弦月

似眼波温柔荡漾

虫声在耳畔悄然奏响

如炸了线的唐诗韵脚悠扬


裁一段月光

在平坦的柏油路上随脚步跳跃游荡

被夜风撩动的心生了翅膀

花香满怀,诗情满腔

倏忽间,你早已变了旧日模样


裁一段月光

摇曳在波斯菊娇艳的花瓣上

和着田野阡陌里果实成熟的轻唱

悠然适意的人群,欢声笑语的交响

一切是那样和谐舒畅


裁一段月光

同闪亮变幻的霓虹旖旎那岁月的眸光

大街小巷,公园广场,飞朱流翠,新妆初上

一扇扇明窗将安宁的灯光晕染

醉心描绘着幸福的图样...


谢谢你,曾来过(花语)

谢谢你,曾来过

文/与花语

八月暮,黄昏雨。

一网又一网。

游鱼心事,躲避不及,纷纷于网中乱撞。被渔人提起,思忖着:回家好去添汤加菜了!除腮去鳞,剥蒜切姜。将这过往下锅,其中滋味,主人自品。客人却不必评说。人世浮沉,你来我往,无非别人的酒穿自己的肠,自家的菜,供他人飨。既跳不出,何苦只见他人短长?

谨以此文,纪念我命中那些重要的过客。


你我本是被遗弃的战士,各以文字作刃,拼杀于凉薄红尘,俗世战场。迎着庸常与不解之箭雨,独自困守残败的城楼。

忽有一天月明,你立于颓垣闻得一声笛落,扭身看去,才见我欹身于荒凉垛口,冰冷的铁甲掩不住袍角翻飞的风华。眼中骤然一暖。仿佛心意相...

肉虫离家(花语)

肉虫离家

文/与花语

 

    家有肉虫一只。喜欢吃肉,身体多肉,性子也肉,整天窝在那儿一团肉。

    一日卧在床上,着一件小内。身体平铺,四肢聚拢,只头颅仰起。面前放一本漫画书,以下颌拱着翻页。猛然一见,心里只跃出二字——肉虫!

    是以拟此名。

    肉虫十岁之前也曾光鲜亮丽,身姿柔弱,面若银盆,十足清俊小生一枚。近年来,因多吃,少动,迅速囤积为肉乎乎眼镜宅虫。每次收拾衣物,翻出之前的衣衫:修长有型的牛仔裤,漂亮时尚的帽衫之类。如今统统不能...

晚菊(语)

晚   菊

文/与花语

菊在秋天病了,病得很难看。
叶子斑驳萎黄,蒙上了一层黏黏的东西,好像罩了一张透明的网。网上有白白红红的点,像微尘密集地附着。
风叹息着吹过。
菊心里也有些难过。她恐怕会错过这个盛大的花季,就像一枚流离的音符,被遗落在秋的乐章之外,或许连旁观都将失去资格。

这个秋天有些沉闷。没有风,没有花,没有草,美誉哦小昆虫爬过。菊一直那么丑丑的,没有什么变化,虽然药物止住了病情的蔓延。
没有人愿意看见这样的菊,更不会为她驻足。
这个秋天有些落寞。菊一直那么静静地倚在角落。未来似乎很遥远,菊没有心思想那么多。她知道她得试着学会接受并享受眼前的所有。
她学会了把病的叶蜷曲,...

2015年02月24日


自言自语
文/与花语

夜深了
终于把周选弄完,已经这个钟点了。
肚子有些饿。
身体有些累。
很多事情不愿意求助他人,尽力自己完成,
明知道这样会很累,但是没办法,
就是不愿意去麻烦人。
好像都在倡导合作之类的,
我不是不能与人合作,
但内心深处还是喜欢一个人。
“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忽然想起一位大叔朋友说的这句话来。
独行惯了的,才会明白,一个人具有何种力量。

白日奏鸣
几乎睡满一下午的时候,被铃声唤醒。
换上舒服的衣服,缓行在路上,去田里采摘天南星的种子。
阳光那么亮,河面上跳动的光斑闪着我的眼睛。
夕颜快要开放了吧,在这个明媚的傍晚。
雨后的田地有些泥泞,林中的大喜鹊跳来跳去,欢快地叫着,并不惧人。
一个人在路上,真好...

我的2014

我的日子要怎样?无非是种了几株花,嗅了几缕香;看了一片海,赏了一轮月;历过几次晨曦,回首一天暮云;刻过几幅剪纸,书过几幅春联……

我的日子会怎样?还会这样,我依旧要这样让心安宁的日子。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双手握无限,刹那是永恒。


我的菊花历经波折在寒冬开放至今


水仙的香气有些甜腻


田螺送的百合淡雅馨香


心中郁结的时候,就去看看海吧,你会觉得没什么不可以消解的


是农历九月十五和十月十五的月亮,风和我的生日

 ...

雪落2014(花语)

       是我生日的第二天,夜里就悄悄地落雪了。真的是悄无声息,早上起来已经一片茫茫。兴奋地去雪野里走了半日,看了半日,走到遍身温暖,扑面的朔风并不觉得凛冽,反而无比清爽。漫步是一个人的事情,与旁人无关。走了半日,看了半日,那些感觉满满装在心里,回来后却吐不出半个字。

       今天又落雪了,可是落在我心里的,还是那一场2014的雪。

       于是,今日补记。...


写在2014最后(花语)

写在2014最后

文/与花语


我的弟子们,今天上午我将了你们一次。昨晚我让你们回家准备元旦联欢会的节目,其实一个小时的时间我想着有六七个节目也就够了。谁知上午一问,只报了两个节目。我立刻面沉似水了,不为别的,你们太拿事不当事了。于是我就威胁你们,说如果中午放学前没有报够十个节目,我们班联欢活动取消,明天下午两节课后,你们将会眼睁睁看着别的班一边联欢一边吃零食,而你们只能写课堂作业。这下很多人上心了,不一会就报了八个节目,接着班干部使劲一动员,十个节目都满了,有唱歌,舞蹈,器乐,魔术。

    看你们心急又郑重的样子,我装着很严肃其实心里特想笑...

桃伴仙儿:

青丝三千做碧潭,蹲在边上数鱼丸~